松溪

我不是热衷于沉默的。
我是会呐喊的。

【乔安】《化雪》(丹特丽安的书架paro,非常短)[1]

守钥人乔一帆&灰之书使安文逸的故事。


沿用原作每一篇故事都是独立存在的设定,同时因为原作全是书姬所以暗搓搓地改了设定,为什么不可以有男性!那就书使好了!【理直气壮【喂


原作只看到了第三本,后期有没有什么设定补完我也不清楚。其实就算有也没什么影响在基本的设定上私设还有很多,不过基本主线还是回收幻书的故事。


CP的话,应该是乔安乔无差。其实我个人来说觉得CP感不是特别严重?

欢迎捉虫,OOC了请指出。



     “你们是外地人吧?那你们不知道也情有可原。就在这之外几里的地方,可是暴风雪的故乡哩!平时大伙都不敢往那边靠近,生怕丢了性命。你们也算走运了,今个儿我去那边办事,否则就是死在那了也没人给你们收尸哟!”扛着一大捆木柴的老伯大步流星地走着,同时对着身后的两个年轻人絮叨。


     “不瞒您说,我们这两天才到达这里,正想绕城走一圈熟悉熟悉,却没想到碰上了——”乔一帆仔细地回想着之前的情况,却苦于找不到词语来形容。


     “听老伯我一句话,以后出门在外啊,多问问当地人,别不好意思。两个大男人,又不是小姑娘,难道还害羞不成?这大家都是人的,又没谁会吃了你们。多问几句,你们不会吃亏。”


     “您说的是。”


     “沿着这条路一直走,大概十分钟左右就可以进城了。我还有事,就不送你们了,自己都小心点啊!”


     “谢谢老伯!”


     “麻烦您了。”


     老伯豪爽地挥了挥手,边说着“不麻烦不麻烦”边朝着另一条路走去了。

 


     “暴风雪的故乡……你听说过吗?”眼看老伯走远了,乔一帆立刻从背袋里拿出通讯仪开始检查有无故障,同时向安文逸询问道。


     “没有。这大概是这里本地的说法,现存的书本上没有任何相关的记载。”安文逸微微思索了一下,回答道。


     “这里几乎算是与世隔绝了,消息闭塞一点也是可能的——那是幻书的力量吗?”


     “应该……是。”


     语毕,不等乔一帆发问,安文逸就立刻解释,“至少在我这里,没有记载过有哪本幻术可以操纵风雪。但是那股力量确实不是属于人类的力量。”


     “幻书的记载会有遗漏吗?”乔一帆和安文逸成为搭档已经有不短时间了,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没有记载的幻书。


     “不清楚,因为我并没有参与过记载。但是根据这十几年来所有书架守护者与守钥人的行踪来看,应该是没有遗漏的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种情况,就是这是在统计过之后才出现的幻书。”


     “最近一次统计……好像是在十年前吧?”乔一帆开始联络兴欣总署,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么我们还真是中头彩了。”

 


     “怎么样?”乔一帆从阳台走回室内,安文逸正在对自己已知的幻书进行搜索。


     “没有,你呢?”安文逸望向他手中的通讯仪,意在指他向叶修询问的结果。


     “没有,前辈说没有记载过。”


     “那就应该是这十年间新生成的幻书了。不过,幻书的诞生也需要条件——疯狂,恐惧,总之就是那些超越了界限的极端情绪——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国,如何有如此庞大的力量来支持幻书的诞生?”


     乔一帆晃了晃手中的通讯仪,“需要再联系前辈他们吗?”


     “不如去图书馆找找线索。”安文逸提议,“尤其是近十年有关战争方面的史料。”


     “因为战争永远是滋生疯狂的温床。”

TBC

评论(5)
热度(5)

© 松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